仙四

回忆一下打仙四的过程,感觉很短,又好像很长。从青鸾峰下山到太平村-寿阳城-女萝岩-淮南王陵-陈州-播仙镇-琼华派-须臾幻境-月牙村-即墨-赤炎洞-巢居国-不周山-鬼界-酆都-封神陵-幻瞑界-青鸾峰-琼华派-卷云台。大概就是这么长,我第一次打32小时通关了。比起仙剑三感觉短点。

游戏中有许多有意思的东西。幻瞑界中旋梦中央居然有个叫“月神殿”的地方,让我联想到Warcraft。后来回到青鸾峰,再进去石沉山洞会发现“彩蛋”,像仙三中的“星森”一样。仙四的小游戏更加考验人的智商了。诗句基本上还都见过,而不周山的那个移动方块制造路径的游戏就十分困难了。不过每次都是固定的,假如是动态生成的就更有意思了。

好像仙剑每一代都要有点类似于时光倒流的东西出现。仙一仙三是“迴魂仙梦”,仙三外是“血濡迴魂”,仙剑四通过进入玄霄梦中以旁观者的身份观察十九年前的琼华派。这类剧情很有意思,也可以揭开所埋下的伏笔。仙四的环境中,不周山的设计令我折服了。不周山的天空乌云密布,远方又露出一丝曙光,背景音乐与画面的完美配合,形成一派奇异诡谲的环境。封神陵的迷宫设计很精妙独特,只是有些容易转晕。背景音乐许多是仙三的,更不可思议的是居然引进了仙剧的音乐。明显三处就是打淮南王用的是“妖域”,封神陵用的是“大地之母”,给须臾幻境酒试炼的那个酒仙对话时用的是“快乐逍遥”。

仙四战斗系统沿袭了仙剑三,但由于行动条导致的打不中的情况不见了,开始有些不习惯。装备打造系统在仙四中才算真正有用了。不能不说仙四战斗的难度上升了一个高度。仙三到过了德阳后面打怪是很轻松的,BOSS也不难。仙三外更是这样,有了絮儿就无敌了。少阳参天基本上是絮儿的举火燎天+南宫煌的星沉地动秒杀一切,加上变态的封神结回神比耗神还多。仙四是大大不一样了,一开始就能感觉到难度。到淮南王陵很容易灭掉,像熔岩兽王这样的BOSS更是变态。有电掣雷界打衔烛之龙第一感到了轻松。相反到
最后却更简单了,至少我觉得玄霄还不如熔岩兽王难打。也许是我掌握了打BOSS的规律了。仙四的特技用处很广泛,而且“气”除了梦璃外都比较好攒。物理攻击在仙四中的重要程度大大提升,尤其是锻冶系统,使物理攻击太强了。仙术偏向于大范围伤害和辅助型,到后期伤害就太差了。

记得三年前制作组有人说“仙四不再采用煽情的结局”,这话说的很对。仙四结局的确不像前代以悲剧结束,催人泪下,而换以一种略微惆怅的结局。“仙四不再采用煽情的结局”不代表仙四不再煽情。游戏接近结局时反复提到菱纱的阳寿,最令我震撼的是在冥河上韩菱纱的大伯说的话。仙四在宣扬宿命论,“我命由我不由天”的观点被否定。结局太突兀了。最后在玄霄即将飞升的那一刻,九天玄女的出现轻易阻止了玄霄。九天玄女惩罚琼华派时,琼华派根本无法抵抗,所有的琼华弟子都被打入了东海漩涡。云天河用神弓阻止了山下的灾难,而他却双目失明了。当紫英老去,天河却依然年轻,这恰恰印证了衔烛之龙说过的“给阎王开个玩笑”。仔细想想,似乎也不完全是这样。最后菱纱作为天河之妻葬在青鸾峰。从墓碑看来,菱纱应该是寿终正寝。“百年之后”暗示了菱纱活不短了,并非像韩大伯说的那样韩氏阳寿都很短。

如果按仙剑奇侠传一作为标准,仙二太过“侠”了,给人的感觉是到处闯荡江湖。仙三又太过“仙”了,驰骋于六界之间,好似玄幻小说。问情篇太过 “情”,爱情,友情,亲情,错综复杂,交织难解,头绪纷乱。仙四呢,如果还是去其中一个字的话,我觉得仙四实在是“奇”,给人以出其不意。也许是受到了天河直线思维的影响,玄霄破冰而出之前,我一直没有看清琼华派的真面目。仙四始终在阐释人和妖的本质。“妖且有义,人却无情”的陈词滥调在仙剑四中仍能够有新意而存在,这很不容易。但是还是感到有些矫情的地方,例如槐米甚至女萝岩的存在都感觉是“多余”的。慕容紫英对待妖的态度转变得有些突然。在仙四中,人与妖,善与恶的关系是辨证存在的。坏人的脸上不再写“坏”字。

仙剑四给了我们许多“一面之缘”的人物,例如琴姬、姜氏、归邪、奚仲、楚碧痕、楚寒镜。给我们以想象的余地。

对于仙剑每代主角性格,有相似点,也有不同点。李逍遥从一个放浪少年到蜀山仙剑派的掌门的过程展现了人物背后的时过境迁。去仙灵岛糊里糊涂的娶了赵灵儿,在比武招亲上不经意间打败了林月如,再到神木林下被阿奴救命,李逍遥是一个纽带。灵月之争开战许多年了,我就不做更多评价。游戏中对李逍遥性格的描写并不明显,更多的是寄托在三位女主角身上。仙剑二中王小虎是一个很有责任心的人,比起李逍遥他更加务实努力。仙剑三中的景天的闯天下是被迫的,最后结局的归隐也是理所应当的。雪见和龙葵在景天心中占据了同样的地位。景天是一个暗含矛盾的形象,龙葵则是明显矛盾的一体。仙三外对人物性格的刻画是最丰满的,但由于迷宫这一糟粕使仙三外在很多人心中地位很差。南宫煌外表和内心世界是完全不同的。他外表是一个江湖骗子,偷奸耍滑故弄玄虚是他的特长。然而从他见过自己年幼的母亲和狼妖的父亲后他开始了人生的思考。星璇兄弟相认后更使他有了深深的责任感。温慧和王蓬絮则是截然相反的不同性格。我认为絮儿是个失败的形象,尽管有许多人喜欢她。因为她太完美了,太无瑕了,让人找不到她的缺点,让人感觉她不是真的,是个矫揉造作的形象。而温慧则是仙剑系列所有女性中最男性化的一个,也是最有责任心,最不依赖的一个形象。和林月如相比?我觉得温慧性格更丰富,虽然林月如也是刁蛮千金。和赵灵儿相比?温慧更有一些对宿命的抗争。谈到仙四,我只感觉所有人物都是一种理想化的形象。云天河是一个从小在山上长大,对山下人间一无所知的人物形象。第一次在墓穴中见到韩菱纱好像“人猿泰山”一样。整个游戏剧情中云天河不断变化,到最后结局时几乎变成了另外一个人。贯穿在她命运揭示的过程中,韩菱纱也在从蛮横变得温柔。柳梦璃这个人物争议颇多。她是宿命主义的维护者,对于人妖的隔阂最不能消除的时梦璃,而不是紫英不是夙瑶不是玄霄。她对人妖关系的理解是片面的,曾不如星璇与思堂。慕容紫英是一个理想化的人物形象,也是整个游戏中身世最扑朔迷离的一个。


「倘若有所帮助,不妨酌情赞赏!」

Holmesian

感谢您的支持!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发表新评论